李雪芮世锦赛 李雪芮无缘世锦赛亚运会 复出意义何在?

2018-10-15 - 李雪芮

日前,国家体育总局官方上公示了参加2018雅加达亚运会的中国代表团大名单,在羽毛球项目上,并未看到熟悉的李雪芮,这也意味着她继世锦赛之后,又将无缘亚运会。对于已经复出近四个月的国羽女单但一姐来说,今年她的世界大赛已经基本谢幕,唯一要做的就是继续坚守,努力多打比赛,提升自己的世界排名,早日回归到世界顶级大赛中来。迎接她的将是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残酷争夺。

李雪芮世锦赛 李雪芮无缘世锦赛亚运会 复出意义何在?
李雪芮世锦赛 李雪芮无缘世锦赛亚运会 复出意义何在?

自从2016年里约奥运会半决赛中的意外受伤,导致她远离了赛场长达21个月的时间,在此期间,她也曾尝试过提前复出,但受伤的膝盖出现了病情反复,导致重回赛场的计划一改再改。知道今年上半年,李雪芮终于复出了,并参加了低级别的世界赛事,在海南陵水举办的世界挑战赛中,她表现不俗,一波连胜获得了最终的冠军,展现了国羽女单一姐的风范。

李雪芮世锦赛 李雪芮无缘世锦赛亚运会 复出意义何在?
李雪芮世锦赛 李雪芮无缘世锦赛亚运会 复出意义何在?

其实就在李雪芮休养的这期间,国羽女单出现了大滑坡,无人可用的现状,只能由年轻小将硬着头皮顶上来,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种世界大赛糟糕的成绩,甚至2017年一整年的重大赛事中,女单竟然未能获得一个女单冠军,作为队内的大姐大,这些情况,李雪芮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李雪芮世锦赛 李雪芮无缘世锦赛亚运会 复出意义何在?
李雪芮世锦赛 李雪芮无缘世锦赛亚运会 复出意义何在?

好不容易熬到伤病基本没有问题了,可以正常训练比赛了,但李雪芮回归世界大赛却面临着尴尬的现状,排名积分取消,一切从零开始。等待她的是一个个低级别的赛事,为了宝贵的积分,她不得不长途跋涉,世界各地参赛比赛。

5月的尤伯杯上,李雪芮作为国羽教练组押宝的老将奇兵,本想寄希望于困难之时她来一锤定音,但没成想却只能是雪上加霜,泰国曼谷留下了国羽女队卫冕失败的苦涩回忆。如果说汤尤杯,李雪芮是国羽破例选入她进参赛大名单,那么世锦赛就没这么幸运了,由于她的世界排名在报名截止日前没有达到指定的要求,只能无缘参赛。

而亚运会虽然没有太严格的限制,但以她的现状,也并未得到教练组的青睐,甚至连团体赛都未曾给她机会,更别说女单了。对于李雪芮来说,她还需要坚持两年的时间,因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才是她复出最大的目标和动力。

相关阅读
  • 李雪芮正式复出参赛 亚锦赛名单:林丹领衔李雪芮复出 李宗伟将参赛

    李雪芮正式复出参赛 亚锦赛名单:林丹领衔李雪芮复出 李宗伟将参赛

    2018-10-15

    shy 中新网武汉3月22日电 (周金丽 张文旭)近日,亚羽联正式对外公布了2017年羽毛球亚锦赛第一批报名参赛名单,谌龙、林丹、田厚威、李雪芮、傅海峰、张楠、石宇奇等国羽名将悉数在列,李宗伟、孙完虎、戴资颖、成池铉等世界羽坛最顶尖选手也将赴武汉参加4月25日30日在武汉体育中心举行的2017年亚洲羽毛球锦标赛。

  • 李雪芮世界排名 美国赛李雪芮战胜世界第13 高昉洁淘汰队友晋级

    李雪芮世界排名 美国赛李雪芮战胜世界第13 高昉洁淘汰队友晋级

    2018-10-15

    北京时间6月15日,2018年美国羽毛球公开赛再战一轮。女单第二轮焦点战,世界排名第141位的奥运冠军李雪芮20击败那单世界排名第13位的日本球员佐藤冴香晋级八强。高昉洁2117、2114战胜队友蔡炎炎。

  • 王仪涵vs李雪芮2012 2018羽毛球陵水挑战赛李雪芮复出或复出

    王仪涵vs李雪芮2012 2018羽毛球陵水挑战赛李雪芮复出或复出

    2018-10-15

    前世界羽毛球女单一姐李雪芮4月8日在个人社交平台上写下嘿helliphellip我准备好了,并附上球包和旅行箱照片,暗指已做好复出准备,将亮相于4月10日开始的2018年羽毛球陵水挑战赛。2016年里约奥运会羽毛球项目女单半决赛。

  • 李雪芮发球 李雪芮输球尤杯半决赛国羽2

    李雪芮发球 李雪芮输球尤杯半决赛国羽2

    2018-10-15

    北京时间5月25日,2018年汤尤杯在泰国首都曼谷继续进行。日本队31战胜韩国队率先杀进决赛。另一场半决赛,卫冕冠军中国队23不敌泰国队,连续17次打进尤杯决赛的纪录就此被终结。一单陈雨菲、二单高昉洁均输球丢分。

  • 李雪芮倒地 李雪芮自嘲队友

    李雪芮倒地 李雪芮自嘲队友

    2018-10-15

    20个月,这一伤病恢复时间实在有些偏长。由于伤病恢复情况不理想,李雪芮一次次无奈地将自己的复出时间推迟,而每一次推迟,都是对自己心理的一次冲击。她曾一度因此而感到迷茫和丧气,加上曾经并肩作战的队友大部分都已经离开了羽毛球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