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仙虎羽毛球教学 汤仙虎的羽球人生:曾12年不败 周总理示意让球

2018-10-16 - 汤仙虎

4月23日,中国羽毛球队签约李宁的现场,包括了“超级汤”和“超级丹”在内的五代中国羽毛球运动员齐聚一堂,很少开口说话的汤仙虎也难得地谈起了自己运动员时的经历。

第一次代表国家队参加正式比赛是1963年的新兴力量运动会,当时中国还未恢复在国际奥委会的资格,国家领导人对那次比赛非常重视。“我们当时想拿的第一个冠军男团和女团,周恩来总理说男团是印尼的强项,而这次会议他们是东道主,我们不能拿。所以男团的冠军不能拿,我们只能拿其他的,所以我只拿了男单。”

汤仙虎羽毛球教学 汤仙虎的羽球人生:曾12年不败 周总理示意让球
汤仙虎羽毛球教学 汤仙虎的羽球人生:曾12年不败 周总理示意让球

男单冠军只是他时代的开启。

他最被人们称道的就是1965年出访北欧以15比5和15比0的悬殊比分战胜6次全英公开赛冠军、丹麦名将科普斯。“当时我们不能参加正式比赛,但可以有一些邀请赛。访问时哪个国家强我们就到哪里去。当时说丹麦最强就是去了丹麦,最后,我们打了30场球没输过。”

汤仙虎羽毛球教学 汤仙虎的羽球人生:曾12年不败 周总理示意让球
汤仙虎羽毛球教学 汤仙虎的羽球人生:曾12年不败 周总理示意让球

不过,在谈起自己的辉煌,超级汤不愿意和超级丹做类比,“我们完全专业队的训练比其他国家的水平高出几次档次。即使我35岁已经得过肝炎,速度也已经慢下来,但还像打业余队一样,水平差太多了。”

历史已经久远到汤仙虎的记忆都快变得模糊。1992年,他调教出奥运会历史上第一个男单冠军魏仁芳,2000年悉尼奥运会,男单领奖台上三名运动员吉新鹏、叶诚万、夏煊泽,同时出自他的门下。

汤仙虎羽毛球教学 汤仙虎的羽球人生:曾12年不败 周总理示意让球
汤仙虎羽毛球教学 汤仙虎的羽球人生:曾12年不败 周总理示意让球

张狂如陶菲克也这样说:“没有接受过汤仙虎的指导是我一生最大的遗憾,让他离开印尼则是印尼羽协作出的最错误的决定。”

2009苏杯决赛指导林丹

年轻时的汤仙虎脾气非常火爆,但1997年回国执教后,汤仙虎几乎从未发过火。“年纪大了,不堪一‘激’啊!”汤仙虎笑着说。有人说他是“以德服人”的典范,但他自己认为,在印尼国家队执教的经历,磨去了年轻时的棱角。“在国内不管怎样优越感都很明显,体会不到。但出去了可不一样,人家看的是你工作,不是名气。” 他说。

汤仙虎羽毛球教学 汤仙虎的羽球人生:曾12年不败 周总理示意让球

在国家队,汤仙虎是队员们最尊敬的前辈之一。背地里,队员们有时称汤仙虎为“老人家”。有一个细节可以体现这种尊重。每天早上训练,早上7时队员起床时,没人敢吵醒睡梦中的汤仙虎。直到早上8时,全队在公寓楼下集合乘大巴去羽毛球馆时,汤仙虎才会慢慢下楼随手拿一盒牛奶,然后开始一天的训练。

北京奥运会上夺取男双奥运亚军的蔡赟/傅海峰每次出国比赛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汤仙虎打个电话。“他们总是给我好的消息,我说好啊好啊。全英公开赛冠军,世界锦标赛冠军,奥运会亚军,这很不简单。一个运动员要连续地拿冠军,才说明问题。”

但当初58岁的汤仙虎接手中国男双帅印时,面对的却是一个乱摊子:2002年汤姆斯杯失利,“沉沦”了十多年的中国男双成为最大的拐腿。汤仙虎说,只允许自己用两年时间,一定要带出个样子来。

两年后的雅典,蔡赟/傅海峰进军十六强。

他的威力继续,但身体开始向他抗拒。率领队伍在湖南益阳进行集训的时候,颈椎、肠胃、心偶,一齐向汤仙虎亮起了红灯。据教练说,各种药品、营养品,一起加起来汤仙虎每天要吃几十粒药。在汤仙虎自己感觉非常不好的时候,不仅药品随身携带,他还会在身上带一个小纸条,写清楚每瓶药的剂量。

虽然和家人许下过雅典奥运会之后就回家的诺言,但2007年底,在家休养了两年的汤仙虎还是回到了北京。重新出山后,他的调教对象是雅典奥运会第一轮告负的林丹,中国羽毛球队中传说最难“驯服”的球手。

北京奥运会前半年,林丹因为“韩国口角风波”和“晋江打人事件”而饱受非议。根据林丹的说法,自己亲口向总教练要人,希望能让汤仙虎指导自己。

关于这件事,外界的传言存在着两个版本:一是劝汤仙虎不要接林丹这个“烫手的山芋”,以免晚节不保;二是,林丹要汤导无非是寻求一种心理安慰,因为后者的弟子曾经在一届奥运会上包揽前三。

但翻开汤仙虎的职业履历,他似乎专门喜欢跟“困难”作对,“永波挺好,他说你就不要当你离开了,你还没离开呢!还是国家队的人。我的饭卡、出入证都还在,就和原来一样。那好吧,我就当是回来探亲,只是时间长了一点。”

他很快找到了林丹的症结,并获得了对手的尊重。有人开玩笑说,林丹和汤仙虎的亲密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谢杏芳。

在林丹的职业生涯中,曾经有过因为训练摔拍子被停训20天的经历,但在备战北京奥运会的日子里,被他摔掉的球拍可以编成一个排。

“我也知道摔拍子这种行为不对,遇上这种事教练一般都会骂,但汤导让你先冷静下来,找出原因。因为傻子都知道摔拍子肯定是情绪不好,但为什么不好,却很少有人来深究。这点上,汤导从来不会怪我。”林丹说。

顶不住了,你就喊。这是汤仙虎对林丹的又一种宽容。哪怕是决赛前的中午,林丹还在房间把音乐音量开到最大,让自己躲起来大喊大叫,尽情宣泄心中的压力。

2000年悉尼奥运会,在夺冠热门夏煊泽意外出局后,是汤仙虎凭借他在印尼执教时对叶诚万的了解,为吉新鹏制定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战术。2008年北京奥运会,汤仙虎的那一剂“心灵鸡汤”,又帮助林丹度过了成长的烦恼。

北京奥运会,林丹夺冠之后扑在汤仙虎怀里面痛哭的画面说明了一切。“汤导能够理解我,我好像每天都有很多话想跟他说,他帮了我很多。”在赛场边,我们看到更多的场景是林丹在说,汤仙虎在听,只是偶尔插上那么两句。

林丹的母亲也曾经对我说:“汤导曾经也是最优秀的男单运动员,他最能够理解阿丹的需要。自从跟了汤导之后,阿丹的心里真的感觉安稳了很多。”

在汤仙虎跟着国家队东征西战的时候,妻子卢青一直都留在福建的家里,等待赛季间歇的时候,丈夫可以回家,可以回来养养身体。

“每次他回福建来,都是回来住院的,”对于妻子的怨言,汤仙虎有些愧疚,他的妻子从来没有埋怨过自己不顾家,只是怪自己为什么不好好照顾身体。

1998年,为了指导正处于低迷的中国羽毛球男队,汤仙虎回国不久就离开了家,卢青一边照顾着三岁的女儿、6岁的儿子和老母亲,一边接手八一羽毛球青年队教练的工作。二十多年前,卢青还是汤仙虎的学生,现在已经成了他生活和工作上的搭档。丈夫对于她来说首先是值得尊敬的人,“以前在队里面被他罚得很厉害,感觉就是一个字,怕!现在则是尊敬。其实他对家里很有责任心,但是他的事业心太重了,对于羽毛球太执著了。”

丈夫一心扑在羽毛球上,今年年初,羽毛球又把儿子带离了身边,16岁的儿子汤松桦入选国家青年队,那是老汤夫妇共同的弟子,卢青说家里两个男人满脑子都是羽毛球。

“妈妈对我训练要求很严格,但我知道她其实并不希望我打球,爸爸说我选择了打羽毛球,就一定要成为最好的,不要想着半途而废。”一年前,坐在八一队的训练房里,汤松桦曾跟我谈起他的爸爸。

但他坚持认为,“其实妹妹(汤昀桦)更适合打羽毛球,因为在家里玩球的时候,爸妈都说她手感很好,希望她能打球。但妹妹很懒,怕辛苦。”

“汤指导的话,妹妹也不听吗?”面对我的问题,汤松桦一脸不服气。“她可是我们家里的小公主,爸爸心疼她还来不及呢,哪舍得逼她。”

虽然家在福州,但是根据汤仙虎的要求,汤松桦必须吃食堂、住宿舍,每周只能回一次家。但是从两年来的战绩来看,汤松桦并没有体现出高人一筹的能力。

“其实松松的技术在国内同年龄段是比较好的,但是在比赛里,谁遇见松松不是玩命打?要知道,他可是汤导的儿子,谁都想赢,根本就不会去管这场比赛耗费了多少体力,下一场输了也值了,我想所有的孩子都会这么想的。”同在八一队的林丹的启蒙教练陈伟华如此分析。

“汤仙虎的儿子”这个头衔给16岁的汤松桦带来的不仅仅是光环,对此他给了两个字。“认了!”

“我从生下来就是汤仙虎的儿子,这是注定的。我打羽毛球的目标是能够超越我的爸爸,虽然这个目标有点难,但爸爸说只要我努力就可以的。”

但卢青可不希望儿子像丈夫那样“拚了命”的努力。“他现在这一身病就是因为当年拼得太厉害了。”

有一次汤仙虎为了挑战训练极限,从早上八点半,一直训练到下午两点钟,五个半小时,一直打球。练进攻,两个人防他一个,练防守也是两个人攻他一个,全是打多拍。“其实当普通的羽毛球运动员,年纪大了也不会像他那么多伤病的。”

和前两届奥运会后一样,汤仙虎又一次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回到福建家里。

不知道这次他是不是又和妻子许下了退休的心愿,是不是又说了“和羽毛球在一起的时间够长了”的话。但瑞士公开赛林丹0比2输给李宗伟之后,汤仙虎再一次回到了北京。汤仙虎自谓是个“经不起鼓动的人”,李永波说:“汤导不能没有羽毛球,否则他会感到痛苦的”。

李永波也说:“他是我一生中唯一尊敬的教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