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湖资料 “夏氏矮围”拆了!“私家湖泊”缘何侵占洞庭湖湿地17年

2018-10-13 - 洞庭湖

上面这张照片是5月份的时候无人机拍摄的南洞庭湖区域。围起来的这个部分是私人把湖水隔开后围起来的,这个面积很大,我们只能通过无人机的拍摄看到其中一角,如果想看到全貌是要卫星摇杆才能够看到。

洞庭湖资料 “夏氏矮围”拆了!“私家湖泊”缘何侵占洞庭湖湿地17年
洞庭湖资料 “夏氏矮围”拆了!“私家湖泊”缘何侵占洞庭湖湿地17年

上图是15日拍摄的南洞庭湖部分区域,这个围起来墙一样的东西正在被拆除,上百台大型挖掘机在进行清理。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个违章建筑应当说存在了很久,为什么知道它违章,却仍然存在了十多年的时间,在生态环保部督查组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才进行了拆除?

洞庭湖资料 “夏氏矮围”拆了!“私家湖泊”缘何侵占洞庭湖湿地17年
洞庭湖资料 “夏氏矮围”拆了!“私家湖泊”缘何侵占洞庭湖湿地17年

矮围,简单说就是人为筑成的堤坝,而这处横跨湖南沅江、湘阴两地的矮围,占地总共近3万亩,有3个节制水闸,堤身周长1.9万米,由当地一个私企老板在2001年开始建设,主要用于水产畜牧养殖。那么,为何要将这处矮围拆除?最直接原因,源于生态环境部最近展开的一次专项督查。

洞庭湖资料 “夏氏矮围”拆了!“私家湖泊”缘何侵占洞庭湖湿地17年
洞庭湖资料 “夏氏矮围”拆了!“私家湖泊”缘何侵占洞庭湖湿地17年

5月30日,生态环境部督察组进驻,对下塞湖矮围问题进行交办,要求当地全面彻底拆除下塞湖矮围堤坝和矮围区域湖洲上的所有建筑物;对此区域所有牛羊等牲畜养殖全面取缔;彻底解除原湖洲承包合同,让这近3万亩湖洲全面回归洞庭湖,修复湿地生态。随后,当地在6月3日启动拆除专项行动,“一刻都不敢懈怠”,从当地媒体现场的报道,可以看出各个层面的快速反应。

截至6月15日,沅江全市共组织干部和施工人员近3000人次,完成土方量超过10万立方米,提前完成了7200米矮堤的拆除任务。同时拆除的,还有三个湖州芦苇管理站屋,及一处附属建筑物。

另据了解,湘阴地区下塞湖的矮围,也将在最近清理完毕。

湖南益阳南洞庭湖自然保护区沅江市管理局副局长 万献军:(今后)像下塞湖这一块,我们把它划入了(南洞庭湖自然)保护区的试验区。但是靠大堤这一部分,根据地理位置和资源特殊性,我们把它作为发展的预留地。破坏生态环境的所有项目和经济开发活动,我们都是不允许的,都是严格禁止的。

董倩:拆是拆了这是第一步,接下来要做的是什么?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常纪文:接下来应该种植芦苇开展生态修复,按照法律上就是应该恢复湿地的功能。

董倩:接下来要恢复也是需要一笔投入的,谁花这笔钱?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常纪文:按照道理,因为开发的企业已经退出去了,应该由政府来花这笔钱,让湿地恢复原有的功能。

董倩:恢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还是说短期就能恢复?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常纪文:湖南降雨比较多,水资源比较丰富,恢复起来还是比较快。

洞庭湖近3万亩湿地,为什么会变成“私家湖泊”?而且由于存在时间久、名气大,甚至被舆论称为“夏氏矮围”。

夏顺安,湖南省人大代表,正是这个矮围所谓的主人。

夏顺安:当时的政府当时的政策,他要我违的规、违的法,也不是我一个人承担责任啊。但是我希望我们政府还是依法依规,进行资产评估,给予我补偿。

资料显示,矮围内的这三万亩湿地,最早是作为芦苇地承包给夏顺安的。但是,从2001年开始,建堤圈地、种树开挖、养牛养羊,夏顺安逐渐把芦苇地改造成了自己的“私家湖泊”。

湖南沅江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王志强:(当年)市政府是鼓励湖州开发的,所以这些老板在湖州的开发方面的一些所作所为,政府没有具体去管。

资料也显示,当地政府可从来没有承认过“夏氏矮围”的合法性,而且17年来,也曾多次要求夏顺安要把矮围拆除。但令人费解的是,“夏氏矮围”,就这么一直存在着。

而回头看这17年,至少有几个非常重要的时间点,当地政府,是应该将“夏氏矮围”依法拆除的。

2004年,湖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曾发布通知,明确要求“对随意侵占、破坏湿地的情况,要组织开展专项检查”。

2005年,《湖南湿地保护条例》实施,这部法律规定,要“严格控制开垦或者占用湿地。”

2009年,《湖南省洞庭湖区水利管理条例》实施,这部法律也明确规定,“禁止在洲滩上抬垄植树或者修筑矮围从事种植养殖活动……”。

2013年实施的《湿地保护管理规定》,也明令禁止“开垦、填埋或者排干湿地,破坏野生动物栖息地和迁徙通道、鱼类洄游通道,擅自放牧、捕捞、取土、取水、排污”。

这些重要的法律法规实施,一定程度上推进了拆除的进行,但是却并没有完全解决问题。

2015年,因“矮围”违反防洪法,湖南省水利厅曾多次要求当地水利部门,要采取措施。2016年,沅江市出台《拆除洞庭湖矮围网围专项行动实施方案》,但是,“夏氏矮围”,还是没有受到影响。

湖南沅江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王志强:2014年6月份,我们下发(违法行动)通知。2014年12月份,我们针对这些所作所为,搞了一个调查取证立案。2015年6月份通过这些工作促使这个老板自行拆除了320米。按照省委省政府2016年3月份洞庭湖综合治理的五大专项行动,要求我们在2017年12月份把它的坝口拆掉。

时间到了2017年,湖南省政府再次部署整治行动,要求在2017年底前,全面清理拆除洞庭湖矮围网围。但让舆论疑惑的是,“夏氏矮围”又逃过一劫。

国家环境保护督察专员 张国良:这中间我认为也有地方长期不作为、慢作为的问题,集中起来就是担当不够,尽责不够。同时我们调查当中发现政府相关部门也存在一些失职失责的情况,甚至乱作为,特别是对中央环境督察的整改。

据了解,沅江市已经明确表示,他们将“严查下塞湖矮围涉嫌违纪违法的相关的人和事,严查背后的“保护伞”,严查失职渎职行为。”

董倩:“夏氏矮围”是2001年开始的,到2004年、2005年的时候渐渐不合法了,因为从2005年湖南有了自己的法律说这样做是不行的。从2005年之后,2009年、2013年、2015年应当说政策的鼓点越敲越紧,越来越明确规定不合法了。但是没有进行拆除,这是为什么?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常纪文:第一个是地方的经济比较紧张,补偿不到位,有关的业主不能接受。第二个是地方的管理体制存在问题。洞庭湖既有综合性的管理机构,但是同时也有水利、林业、渔业等相关专门部门,互相可能还有一些推诿所以最后执行不下去,最后还是补偿不到位,决心不够,担当不够。

董倩:姓夏的这位人士就这么说,说以前也是反复强调补偿这个问题。2001年的时候是合法的,一直几年之后才不合法,那个时候可能投资已经进去了,在这个时候不合法了,的确按照国家的规定你就得拆。但是以前合法的时候这些权益应不应该得到保障,谁来给他进行相应的赔偿,而且补偿让他心里面觉得舒服、愿意拆掉呢,这件事应该怎么做?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常纪文:按照行政法的规定,原来是合法,现在是违法了就必须拆除,有关部门必须严格执法。民事部分,对合法的投入比较给予充分补偿,应该由政府来补偿。但是地方财力有限,现在全国在搞长江经济带大保护,建议还是由国家投入一部分,给予充分补偿。

董倩:但是在那样的一个时候,因为从2005年开始渐渐就不合法了,就已经要求补偿了。而那个时候可能我们长江流域的保护还没有重视到今天的程度,补偿不到位也是一天一年一年积累到今天越来越大,这个过程我们追诉起来的话应当怎么去解决?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常纪文:应该对于以前合法的部分给予补偿,2005年以后就应该不给予补偿了。因为2005年以后就属于违法的了,就应该拆除。那个时候以后的投入就不应该补偿,补偿仅限于2005年之前的。

董倩:这件事情给我们提了很大的醒,在面对这样一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到底应当怎么去及时、有效解决,而不是一步一步拖到今天。

要将洞庭湖核心保护区9万多亩、近300万棵欧美黑杨全面清理,这是洞庭湖环境整治的另一个标志性事件,同样来自中央环保督察的明确要求。而这,也反映了多年来洞庭湖环境治理的现实。

事实上,围绕着洞庭湖,当地民众有很多形态的产业,而管理的部门则更多。不仅洞庭湖被分设为三个自然保护区,具体的管理又分属水利、航运、渔业、林业、环保、建设和旅游等多个部门。早在几年前就有媒体报道过,多头管理已经严重地制约了洞庭湖的治理。用当地人的话说,就是“管地的不管鸟、管鸟的不管地”。

系统性整治洞庭湖迫在眉睫,2017年11月1日,湖南召开了省市县乡村五级干部电视电话会议。在省委书记杜家毫指出的一系列问题中,河道采砂位列第一,此外还有一连串其他问题,包括:畜禽退养、围网养殖、工业污染、生活污水、垃圾处理、湿地保护。而这些问题,也在中央环保督察组反馈的意见里一一被指出。

湖南省环保厅厅长 邓立佳:我们会向中央各部委学习,特别是向中央环保督察组学习,我们也会加大督促检查的力度,主动整改问题,一个一个地整改,一个一个地销号。

据《湖南日报》报道,湖南省环保厅、省发改委、省水利厅等9个省直职能部门结合各自实际,已经分别制定了专项整治措施,确保“九龙治水”真正治好水,努力还洞庭湖“一湖清水”。

湖南省发改委主任 胡伟林:把涉及到洞庭湖区的落后产能比如说小造纸,污染比较严重的制浆企业,还包括一些对生态环境影响比较大的小化工企业,肯定都要进行退出。

此外,湖南省发改委还透露,为了推动依法治湖,将加快综合立法,尽快出台《湖南省洞庭湖条例》,统一规范流域资源开发与管理、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及各类活动行为。开展联合执法,组建联合执法队伍,强势推进专项整治。

那么,这一场罕见的整治风暴过后,多年来洞庭湖治理的积弊,能否得到根除呢?

相关阅读
  • 岳阳洞庭湖 【岳阳市】洞庭湖北部地区补水工程开工

    岳阳洞庭湖 【岳阳市】洞庭湖北部地区补水工程开工

    2018-10-13

    7日上午11点20分,随着市委副书记、市长李爱武一声宣布,岳阳市洞庭湖北部地区补水工程在华容县潘家渡运河闸正式开工建设。该工程作为洞庭湖北部地区分片补水应急实施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可有效解决君山区、华容县的灌溉用水和区域内生态用水问题。

  • 洞庭湖水位或将上涨

    洞庭湖水位或将上涨

    2018-10-13

    本报7月12日讯(记者 柳德新 通讯员 张晟煜 吕珈)新一轮强降雨即将来临,洞庭湖水位或将上涨。今天,副省长、省防指指挥长徐明华在省防指主持召开会商会,部署迎战新一轮强降雨。7月1日以来,全省平均降雨仅6毫米。

  • 湖南洞庭湖 湖南严查洞庭湖下塞湖矮围问题62人被问责

    湖南洞庭湖 湖南严查洞庭湖下塞湖矮围问题62人被问责

    2018-10-13

    今年6月,新华社播发《(新华视点)3万亩“私家湖泊”为何如此任性?》舆论监督报道,披露一起私建矮围破坏洞庭湖生态环境的恶劣事件。记者12日获悉,湖南省委采取有力措施,督促案发地党委和政府对洞庭湖的下塞湖矮围进行整治同时。

  • 洞庭湖平原 曾平原巡查东洞庭湖和新墙河治理工作

    洞庭湖平原 曾平原巡查东洞庭湖和新墙河治理工作

    2018-10-13

    曾平原在八仙桥汛期船舶锚泊基地施工现场查看施工进展曾平原在金盆岭巡查红网岳阳县分站4月2日讯(记者 袁颖)3月31日,县长、县级总河长曾平原带领水务、林业、农业、交通、住建等部门,巡查东洞庭湖和新墙河治理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