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湖采砂乱象背后 炒上天的砂子:洞庭湖采砂乱象背后的贪腐链条!

2018-10-13 - 洞庭湖

半个月前,中国纪检监察报曾刊文《“提篮子”,花样百出的政商勾结》,其中写道:张文雄落马后,在湖南岳阳,一个涉及洞庭湖采砂,有着巨额利益输送的贪腐链条逐渐浮出水面,而在这条贪腐链上,其妻涂爱芳在其中充当权力掮客角色。

洞庭湖采砂乱象背后

从怀化到衡阳,涂爱芳跟随张文雄仕途履历一路包揽、插手工程,两人一人弄权,一人收钱,利用权力为“钱”开路,在采砂权拍卖、市政工程承揽等方面大肆“提篮子”,为老板站台打招呼,牟取巨额利益。

疯狂采砂销售金额近10亿元

洞庭湖采砂乱象背后

在湖南方言里,“提篮子”是“空手套白狼”的口语表述。中国裁判文书网近日批量公布的岳阳县人民法院数十份裁判文书显示,在张文雄仕途的起点、老家岳阳县,涂爱芳占股的一家无采砂资质的企业,在短短9个月内,疯狂采砂销售金额近10亿元,而涂爱芳及其合伙人共分得利润超3亿元。

洞庭湖采砂乱象背后

高官夫人的“砂金”生意,随着张文雄的落马,树倒猢狲散,当地渎职官员纷纷被抓、涉嫌非法采矿的被告人先后被判,官方亦在洞庭湖展开了一场史上最大规模的整治。

采砂权与利:从年缴出让金7.75亿元降至1.5亿元

31.50元/吨的天价采矿权

洞庭洞巨量的砂石资源有“软黄金”之称,也意味着巨大的财富。

自2014年起,一场“湖里淘金”的生意在岳阳县以拍卖的形式成交。在涂爱芳入股前,首先出场的,是她后来的合伙人之一胡伟清。

工商登记显示,胡伟清名下有岳阳市灏东砂石有限公司(以下称灏东砂石公司)、湖南伟业农牧集团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

岳阳县人民法院多份判决查明,2014年1月,由胡伟清任法定代表人的灏东砂石公司,依法取得岳阳县东洞庭湖陡砂坡和金盆港采区的河道砂石开采权,并取得了“湖南省河道采砂许可证”(有效期自2014年1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

岳阳县人民政府与灏东砂石公司签订的《岳阳市岳阳县陡砂坡和金盆港采区河道砂石开采权有偿出让合同》约定,县政府将陡砂坡和金盆港采区河道砂石开采权有偿出让给灏东砂石公司。

灏东砂石公司每年上缴出让款7.75亿元,采砂船只数量控制在38艘以内,且每艘采砂船必须取得湖南省河道采砂许可证后方可进行采砂作业,每年采砂量不超过2500万吨。

《财新周刊》曾报道称,这一采矿权成交价格(31.50元/吨),曾被当地采矿企业惊为“天价”,灏东砂石公司本想垄断经营却不料砂价下跌,而其事后的做法是:无节制的超挖滥采。

5人死亡的安全事故

实际上,灏东砂石公司在拿下采矿权不到一年,就出现死亡5人的安全事故并被追责。

事故调查报告及岳阳中院行政裁定书显示,2014年10月1日,灏东砂石公司与没有取得采砂许可证的湘岳阳挖1831船签订“砂石采挖承揽合同”,安排该船在东洞庭湖陡砂坡采区违规采砂。

当日20时35分左右,“小康3号”货船停靠采砂作业的“湘岳阳挖1831”左舷沥水,“小康3号”货船向右侧倾,致5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500余万元。

此事故发生后,岳阳县事故调查组认为,灏东砂石公司安全生产管理不力,组织无《湖南省河道采砂许可证》的船只违规进行采砂作业,对事故发生负有责任。

岳阳市安监局处以罚款26万元,因灏东砂石公司不履行,而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岳阳中院裁定准予。

巨额亏损,拒绝支付出让款

而三年开采权仅进行了一年多,灏东砂石公司便以经营过程中出现巨额亏损,拒绝支付合同约定的出让款。

多份判决显示,因灏东砂石公司未如期上交出让款,2015年4月20日,岳阳县人民政府中止合同,全面停采。但随后,灏东砂石公司起诉岳阳县人民政府至湖南高院。

经湖南高院调解,2016年4月8日,岳阳县人民政府与灏东砂石公司签订补充协议,继续出让岳阳县东洞庭湖两个采区两年的砂石开采权给灏东砂石公司。

补充协议在年采砂量、采砂船只数量等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对两采区开采权的出让款大幅下调,变成灏东砂石公司每年上交出让款1.5亿元。

涂爱芳:持股9个月非法采砂价值近10亿

张文雄出面调解

一场公开拍卖成交的合约,在一方拒缴出让款的情况下,为何政府最终与企业妥协,并大幅下调出让款?

前述《财新周刊》的报道称,在湖南高院主持的调解中,岳阳市、岳阳县政府均不认同让灏东砂石公司继续开采经营,局势僵持。但僵持并未持续过久,便发生了180度大逆转。

澎湃新闻多方采访获知,下调后的价格在当地引发质疑,有人认为涉嫌输送利益、垄断经营。

岳阳中院2016年6月作出的一份行政裁定书显示,当地人士王京质疑灏东砂石公司垄断开采而提起诉讼,认为岳阳县政府“滥用行政权力排除或者限制竞争”,要求确认县政府与灏东砂石公司签订的砂石开采合同无效。

最终,岳阳中院以原告主体不适格为由,不予立案。

马高龙:突然杀出程咬金

澎湃新闻梳理多份判决书发现,涂爱芳与一个名叫马高龙的联系在一起,坊间传闻已久的涂爱芳入股公司非法开采砂石得以证实。

工商登记显示,马高龙在衡阳、岳阳、长沙均有公司,其中在衡阳有颇为知名的潮联置业和雁城宾馆管理有限公司。而涂爱芳与马高龙的名字均曾出现在湖南上市公司永清环保的股东名单中。

多份判决书显示,2015年底开始,马高龙(另案处理)等人得知岳阳县政府与胡伟清重签合同,而胡伟清交纳出让金困难,双方达成协议:

1、约定合作成立岳阳市灏东荣湾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灏东荣湾公司),灏东砂石公司的砂石开采权转让给灏东荣湾公司,由灏东荣湾公司与岳阳县政府签订砂石开采权转让协议后进行经营;

2、马高龙提供资金上交河道砂石开采权出让款,开采、销售经营砂石所得利润,胡伟清与马高龙平分。

2016年1月27日,马高龙持股49%,灏东砂石公司持股51%的灏东荣湾公司成立。在判决书中,作为影子股东的涂爱芳现身。相关判决书显示,在马高龙持股的49%中,“程勇与涂爱芳各持股10%。”

意外:政府拒绝签订砂石转让协议

马高龙以灏东砂石公司的名义分别于2016年4月27日和5月3日向岳阳市水务局交纳河道砂石资源开采权出让款1.5亿元,以灏东荣湾公司名义于2016年4月26日向岳阳县人民政府和岳阳市水务局交纳了400万元押金。

然而,马高龙和胡伟清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岳阳县政府最终没有与灏东荣湾公司签订采砂权转让协议。

根据相关法律,国家实行河道采砂许可制度,依法取得的行政许可,除法律、法规规定依照法定条件和程序可以转让的外,不得转让。

《湖南省河道砂石开采权有偿出让管理办法》规定,“河道砂石开采权不得擅自转让。因特殊原因经有管辖权的水行政主管部门同意方可转让”。

然而,没有砂石开采权的灏东荣湾公司仍然开展了生产经营活动。

无证开采砂石4168万吨,销售额近10亿

马高龙、胡伟清等人自2016年4月27日起,先后组织38艘有许可证和30余艘无许可证工程船,在岳阳县东洞庭湖陡砂坡、金盆港、老港下游片芦苇洲、下青年湖和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春风湖核心区河段从事河道采砂作业。

法院认定,至2017年1月9日,短短9个月中,灏东荣湾公司共计开采的砂石数量折算为标准吨4168万吨。其中河砂4076万吨、砾石0.9179万吨,开采的砂石销售价值共计9.837亿元。

胡伟清分得1.738亿元,马高龙分得1.598亿元。以涂爱芳持股10%计算,其9个月获利1598万元。

岳阳县法院的判决认为,灏东砂石公司未经县政府同意擅自将河道砂石开采权转让给灏东荣湾公司,其转让行为非法、无效;灏东荣湾公司不具有砂石开采权,也无法取得河道采砂许可证,更不可能给为其非法采砂的工程船办理河道采砂许可证或河道内生产作业许可证。

滥权官员:越权请示,为非法采砂开路

明目张胆,违法开采

9个月非法采砂近10亿元,分走3亿余元,灏东荣湾公司是如何做到的?

岳阳县法院一份“田育林非法采矿罪”的刑事判决书呈现了非法采砂利益的分配格局。

判决认定,2016年5月1日至5月21日,“湘岳阳挖2024号”工程船法人代表田育林,在未取得采砂许可证的情况下,进入东洞庭湖金盆港采区采砂,按每“公吨”34元进行销售得款36万余元,按每“公吨”13.7元的标准向灏东荣湾公司,交资源费14万余元。

一审中,田育林因非法采矿罪,获刑7个月。

权力开路:砂管局长对抗水务局

除了明目张胆的违法犯罪,相关官员的“权力开路”也是灏东荣湾公司的另一“法宝”。

岳阳县法院“陈继响等人非法采矿一审判决书”显示,2016年7月,灏东荣湾公司以灏东砂石公司的名义先后向岳阳市水务局申请组织工程船清理尾堆,未获批准。

7月上旬,岳阳县砂管局向市水务局送交《关于尾堆清理及航道疏浚的请示》。7月26日,岳阳县砂管局局长姚海洋(另案处理)主持召开砂管局党组会议,研究外围船(即未取得河道采砂许可证的船只)消化维稳的问题,提出以清理尾堆和航道疏浚的方式解决。

7月28日,岳阳市水务局复函,没有同意县砂管局的意见。但在7月29日,姚海洋又召开党组会,决定同意安排未取得河道采砂许可证的工程船清理尾堆和航道疏浚,由灏东荣湾公司负责管理。

9艘工程船非法采砂130多万吨

2016年7月30日,陈迪升(灏东荣湾公司总经理)、胡伟清明知新墙河一号(湘岳阳挖1965)、军泰号(湘岳阳挖1753)、勤劳号(湘岳阳挖1663)等9艘工程船未取得《湖南省河道采砂许可证》,代表灏东荣湾公司与隋五岳、荣四牛、章树生等8人签订《清障船舶采挖承揽合同》,致使上述船舶以清理尾堆和疏浚航道的名义进入金盆港和陡砂坡采区非法采砂。

灏东荣湾公司派员驻守非法采砂的工程船登记产量、开票收款,将非法开采的砂石销售后的款项收入公司,并按每吨20.3元的标准结算返款给非法采砂的工程船主。

2016年8月至9月,上述9艘工程船非法采砂130多万吨,非法开采的砂石销售价值2900余万元。

法院:砂管局越权请示、越权批示

岳阳县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河道管理条例》的规定,河道清障工作由河道管理机关提出清障计划和实施方案,航道疏浚工作由航道主管部门负责,岳阳县砂管局提出尾堆清理及航道疏浚的请示属违法。

岳阳市水务局复函没有同意县砂管局的意见后,砂管局党组会同意由灏东荣湾公司负责安排、管理未取得河道采砂许可证的工程船清理尾堆和航道疏浚,也是违法。

在此案中,法院于2017年6月30日一审认定陈继响、隋五岳、荣四牛等8人犯非法采矿罪,判处缓刑。

2018年1月,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称,时任岳阳县政府办副主任、东洞庭湖河道采砂管理局局长姚海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伙同亲属、他人违规在涉砂企业及挖砂船中入股分红,向涉砂企业高价转让快艇牟利等事实被查清。

同时,时任岳阳东洞庭湖管理局党委委员陈辉,时任岳阳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县砂石管理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袁文,3人均于2017年5月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官方整治:毁证灭据,多人被抓被判

数罪并罚:非法采矿、销毁账目

2016年11月8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湖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张文雄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涂爱芳入股的灏东荣湾公司,也随之进入纪检视野。

灏东荣湾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陈迪升,除触犯非法采矿罪外,还因隐匿、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而获罪。

陈迪升案判决书显示,2016年11月,因害怕政府部门对公司财务进行检查,胡伟清要陈迪升将灏东荣湾公司的账清理后销毁。

当月12日,胡伟清安排湖南伟业农牧集团有限公司会计陈某等人,并安排会计吴某一起对灏东荣湾公司2016年4月28日到9月30日的内账进行清理。

2016年5月开始,灏东荣湾公司为逃避相关部门对公司的监管,安排宋震和肖某阁等将公司账目做成内外两套账。

内账以公司开具的《岳阳市灏东荣湾实业有限公司砂石销售记录》销售凭证作为收入,反映了公司真实的采砂销售收入和公司股东利润分配等情况。

外账以公司开具的《岳阳市河道砂石采运凭单》销售凭证作为收入,以相对应的工程船采挖款及运营管理费等作为支出,以逃避政府相关部门的监管和缴税。

弄巧成拙:会计凭证、U盘、移动硬盘

清理后,陈迪升担心财务账簿全部销毁后,不利于自己的老板马高龙(当时被中纪委留押协助调查),于是嘱咐朱杰(马高龙的内弟)妥善保管好一部分纸质会计凭证和记录了公司财务账目电子数据的3个U盘、1个移动硬盘。

朱杰将其收藏于平江县岑川镇大义村李某家。经司法鉴定,朱杰收藏的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账面金额2.87亿元。

2016年11月24日,岳阳县公安局在侦查隋五岳、荣四牛等人涉嫌非法采矿案过程中,宋震按陈迪升要求,安排财务人员肖某阁将2016年11月内帐的5本会计凭证,藏匿在胡伟清办公室铁皮柜内。经鉴定,账面金额为1.58亿元。

另外,岳阳县公安局以灏东荣湾公司涉嫌犯非法采矿罪进行调查后,陈迪升受胡伟清指使,准备将公司的内账全部销毁。经司法鉴定,销毁的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账面金额为3.59亿元。

2018年2月9日,陈迪升因非法采矿罪,隐匿、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罪,被合并执行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三年。宋震、朱杰等5人的判决书显示,该5人也因隐匿、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罪分别获缓刑一年。

拖欠采挖款数百万元

中国裁判文书网8月14日公布的20余份民事判决书还显示,灏东砂石和灏东荣湾公司被数十条挖沙工程船告上法庭,追讨几万至几百万不等的采挖款。大部分判决中,灏东荣湾公司均没有到庭。

违规采砂带来的是生态的严重破坏。澎湃新闻曾从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处获得了一份东洞庭湖违规采砂的情况说明。这份说明称,岳阳县自2017年1月16日起,全面停止东洞庭湖保护区采砂,立案查处了多起非法采砂、超范围采砂行为,刑拘非法采砂人员20余人,原灏东砂石公司法定代表人胡伟清因超范围非法采砂被批捕。

最大规模的整治

在洞庭湖,湖南官方展开了一场最大规模的整治。

2017年8月3日,湖南省水利厅下发《全面禁止在自然保护区范围内进行河道采砂活动》的通知。通知要求,全面清查自然保护区河道采砂情况、全面调查自然保护区河道采砂规划、全面禁止自然保护区河道采砂行为、建立自然保护区河道采砂监管联动机制。

湖南省水利厅厅长詹晓安在相关会议上表态称,铁腕治砂,加大明察暗访力度,停止保护区内一切采砂活动,全面关停洞庭湖自然保护区砂石码头。

延伸阅读:张文雄的砂金生意

" 人生如茶,茶如人生。茶在开水中浮沉,人在社会中沉浮。" 这是 2016 年 8 月15日《湖南日报》上刊登的一篇题为《茶味人生》的文章,感叹 " 茶浮茶沉,都是人生滋味 " 的作者,是 54岁的时任湖南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张文雄。

岂料一语成谶。文章发表不到三个月后,在湖南宦海浮沉了34年的张文雄走向了仕途末路:2016年11月8日傍晚,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通报称,张文雄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此番落马,使张文雄成为中共十八大后首例在任上被查的省级党委宣传部长。此外,多位湖南官场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张文雄贪腐金额或逾2亿元,为中共十八大后宣传系统之最。

张文雄落马后,在他的老家和仕途起点岳阳,一个涉及洞庭湖采砂、有着巨额利益输送的贪腐链条逐渐浮出水面。

岳阳县东洞庭湖河道采砂管理局原局长、岳阳县政府办原副主任姚海洋,岳阳县河道采砂管理领导小组办公室原主任、岳阳县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袁文先后于今年 2月22日、3月9日落马。

"这条链上的人,从企业到官员几乎全进去了。" 岳阳市一位官员对财新记者说。

天价竞拍

洞庭湖古称云梦,浩浩汤汤,横无际涯,跨湘鄂两省,自古便是重要的水产和养殖基地,近年来湖中的 "软黄金" 优质砂石又成为沿岸重要的经济来源。

"挖砂生意实在太暴利,我以前在现场执法是亲眼看过的。这么给你说吧,他们每天只用现金结账,一家公司的现金流水一辆卡车都装不完"

一位岳阳市海事系统官员称,"利润这么大,谁都想吃一口。下至普通公职人员入股一艘挖砂船,上至领导贪腐"

2014年起,一场涉及逾10亿元的砂石交易本可以为年财政收入8亿元的岳阳县政府带来不菲进账,最终在张文雄及家属插手干预下付之阙如,金额锐减。

2013年11月21日《湖南日报》发布的《河道砂石开采权拍卖公告》显示,岳阳县政府经湖南省水利厅批准,对县内 "陡砂坡和金盆港采区" 河道砂石开采权进行公开拍卖,年控采量2500万吨,出让期限三年,且船只数不超过 38 艘,并实行两组轮采,每组不超过19 艘。

2013年12月13日竞拍当天,岳阳市灏东砂石有限公司(下称灏东砂石)报出了即使现在在业内人士看来也不啻于 "天价" 的 31.50元/ 吨的价格,并最终从六家参与角逐的砂石公司中胜出。

财新记者获得的灏东砂石与岳阳县政府签订的《出让合同》显示,灏东砂石最终以 31.50元/吨、7.75亿元/年的价格拍下三年开采权。

工商资料显示,灏东砂石成立于 2014年1月23日,注册资本1亿元,法人代表胡伟清,经营范围为砂石开采、销售。这家企业还全资投资了岳阳市灏东荣湾实业有限公司(下称灏东荣湾)。

同时,胡伟清还是湖南伟业农牧集团灏东船舶科技有限公司、湖南驭龙实业开发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法人代表。

“我们确实挣了点钱,胡伟清看我们挣钱也眼馋,所以才把价格抬那么高"

一位湖南潇湘砂石有限公司员工解释。该公司在2010年至2013年间承包了岳阳县洞庭湖采砂经营权,并参与了当天的竞拍。

"2010年时我们拍的价格每吨才八九元,卖价却有二十五六元。胡伟清本想拿下开采权后垄断市场,结果没想到价格暴跌"

但没有人相信砂石价格暴跌会让灏东砂石亏损,多位业人士认为,胡伟清虚抬价格抢得开采权后,再通过偷挖超挖、无序开采弥补损失。

财新记者现场走访岳阳、汨罗等洞庭湖边多个采砂点得知,通常,一艘中等体量采砂船开足马力可日挖万吨,即使按照官方规定的 19 艘船计算,灏东砂石公司一天至少可挖砂 20万吨,一年数量远超合同规定。

事实上,在岳阳县东洞庭湖河道采砂管理局官网上,就有多篇如《全力整治我县东洞庭湖河道采砂秩序》《砂管局:党组班子集体约谈灏东公司》等文章,汨罗市、岳阳县等砂管局官方机构负责人表示,灏东砂石盗砂情况非常严重。

"如期" 违约

2014 年 9 月,灏东砂石拒绝按期缴纳合同规定的 2015 年 7.75 亿元价款。与此同时,每天 " 吞噬 " 上万吨砂石的采砂船依旧在洞庭湖上隆隆作响,超时、超量、超范围的大规模作业毫无停歇之意。

2015 年春节后,此事开始在湖南红网论坛发酵,多名网友发帖曝光政府不作为,质问作为当地最重要的财政来源之一的砂石收入如今面临断崖,政府如何破局。

舆论重压之下,岳阳县政府于 2015年4月20日正式解除与灏东砂石签订的《出让合同》,并决定进行新一轮招拍挂,县政府常务会议也作出竞拍成功的开采公司 "不得选择2014年被灏东公司已收购的采砂船只"等多项规定。

灏东砂石随即将岳阳县政府告上法庭,案件诉至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后,省高法先后组织了两次开庭,并派员到岳阳市主持调解。但岳阳市、岳阳县政府均不认同让灏东砂石继续开采经营。调解未果,局势僵持。

但僵持并未持续过久,便发生了 180 度大逆转。

红网网友 " 东湖大侠 " 爆料:" 这个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灏东公司违约在先的不可能有胜诉几率的官司,却引起了省某领导的高度重视,在某领导组织省高院、县领导等多方面进行会议讨论后,灏东公司和县政府签订了变更协议。"

最终,灏东砂石和岳阳县政府重新签订《变更协议》,将前述出让合同的价格由31.50元/吨降至6元/吨,出让价款由7.75亿元/年降至1.5 亿元/年,灏东砂石还需缴纳的剩余15.5亿元锐减为3亿元。

汨罗市河道砂石综合执法局局长湛益向财新记者确认,插手此事的正是老家在岳阳县的张文雄及其妻子涂爱芳。涂爱芳被指在灏东砂石持有数千万股份。

2017 年 3 月,财新记者实地探访发现,灏东砂石公司人去楼空,东洞庭湖河道采砂管理局办公室主任等多人称" 灏东公司上上下下基本都抓完了,法人代表胡伟清也被警方控制 "。

东洞庭湖河道采砂管理局全套班子亦是刚刚组建,纪检组长 " 空降 " 重整纪律。他称," 这几个月,汨罗、湘阴几个市县砂石系统都进去了很多人。"

目前,包括岳阳县在内,有权开采洞庭湖砂石的多个市县均叫停了采砂行为,并计划采取 "九江模式",即抛弃持续多年的招拍挂制度,改为政府主导,成立国企租赁民间采砂船进行开采。

2017 年 3 月,财新记者走访包括推山咀在内的多个洞庭湖采砂点,发现没有采砂船在工作,船只均停靠岸边或距离岸边不远位置。一艘巨大的采砂船上,仅有 4 名正在打牌的留守工人,他们称作业已停了至少三个月,"无所事事"。

同时,政府也连出重拳遏制腐败。岳阳市、岳阳县几乎所有党政机构楼内,均张贴着《关于在全市范围内开展清理整治国家公职人员违规参与涉砂经营活动的公告》。

公告称,根据湖南省委、省政府安排部署,市委、市政府决定于 2017 年 1 月至 6 月在全市范围内开展清理整治国家公职人员违规参与采砂、运砂经营活动,湘阴县、汨罗市、岳阳县为重点整治对象。

"国家公职人员本人及其近亲属、特定关系人从事或参股 ( 持暗股 ) 进行涉砂经营活动的,在其管辖业务范围内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涉砂经营活动中谋求利益的等均为清理内容"。

衡阳敛财

2008年至2016年的湖南衡阳连续三任市委书记 "前腐后继",张文雄、童名谦和李亿龙相继落马。

2017年2月27日,中央纪委通报称,对张文雄严重违纪问题进行立案审查。经查,张文雄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

违反组织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中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

违反廉洁纪律,纵容、默许家属利用其职务影响牟取私利,用公款购买购物卡用于送礼和个人使用;

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等,涉嫌受贿犯罪。

多位和张文雄有过工作交集的湖南官员向财新记者介绍,张文雄能力较强,口才和文笔俱佳,"是个秀才式的官员",写钢笔字也会用毛笔握法;

对下属要求很严,写文章 "要引经据典,例如马列主义、东西方哲学,而且要多用排比句",曾有下属因文章不合格来回改写七八遍。

张文雄喜好文字,与其师范毕业和曾在岳阳市一中任教有关。1985 年4月,他调回老家岳阳县任县委宣传部干事,之后在县委办公室、省委办公厅一路干了20年,也都离不开 "笔杆子" 工作。

2006年3月至2007年4月,他短暂出任怀化市委书记,2008年3月,他从湖南省委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的任上调往衡阳担任市委书记,在这个湘南重镇主政近四年时间。

多位知情者透露,张文雄从怀化到衡阳,其妻涂爱芳涉嫌插手市政建设工程。涂爱芳人称 "涂姐",追随张文雄仕途履历一路包揽、插手工程,有湖南官员称其 "骄横跋扈,在高官夫人中很高调"。

公开资料显示,湖南省保监局于 2013年1月30日核准了涂爱芳担任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沙市中心支公司副总经理的任职资格。

知情者透露,涂爱芳虽一直在保险系统任职,但接手很多绿化环保相关工程。根据公开资料,涂爱芳在湖南永清环保股份有限公司、湖南海利化工股份有限公司都曾持股。

尤其是张文雄 2011年12月起成为省委领导,担任湖南省委常委、湖南省长株潭 "两型社会(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 试验区管委会主任后,涂爱芳 "有很多进项",亦曾在湖南省某协会中任职,打着张文雄旗号替人办事。

有媒体报道,张文雄主政衡阳期间,引入诸多大项目,是衡阳史上发展最快的阶段。其任上颇为浓墨重彩的一笔是击败多个竞争城市,引入富士康投资建厂。

2011年8月19日富士康工业园奠基,《湖南日报》刊出长文,称其是 "衡阳工业发展史上一座崭新的里程碑"。富士康项目奠基三个月后,49岁的张文雄跻身省委常委,成为副省级高官。

彼时,衡阳市白沙洲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曾义国深情地说," 富士康落户衡阳来之不易 ",但2016年12月,曾义国亦紧随张文雄步点,因严重违纪被双开。

白沙洲工业园区开建于2004年,2006年3月开园。"工业园区不论基建还是公司拿地,很多招标项目得给涂姐打招呼" 。

接近湖南官场的人士称" 而且她是多边收钱,参与竞拍的公司的钱都收,最后还从中标公司的标的额按一定‘给点’收取提成"。

2012年2月,跻身省委常委、履新长株潭两型社会试验区工委书记的张文雄道别衡阳。

当时媒体报道称"上千名干部群众自发前来为其送别",并打出 "张书记,你辛苦了"、"人民群众的贴心人" 等横幅;张文雄走下车来 "强忍泪水""无语凝咽",称 "自己永不和衡阳说再见"。

相关阅读
  • 岳阳洞庭湖 【岳阳市】洞庭湖北部地区补水工程开工

    岳阳洞庭湖 【岳阳市】洞庭湖北部地区补水工程开工

    2018-10-13

    7日上午11点20分,随着市委副书记、市长李爱武一声宣布,岳阳市洞庭湖北部地区补水工程在华容县潘家渡运河闸正式开工建设。该工程作为洞庭湖北部地区分片补水应急实施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可有效解决君山区、华容县的灌溉用水和区域内生态用水问题。近年来,受江湖关系与水文情势变化影响,长江四口水系来水量和泥沙量明显减少。

  • 洞庭湖水位或将上涨

    洞庭湖水位或将上涨

    2018-10-13

    本报7月12日讯(记者柳德新通讯员张晟煜吕珈)新一轮强降雨即将来临,洞庭湖水位或将上涨。今天,副省长、省防指指挥长徐明华在省防指主持召开会商会,部署迎战新一轮强降雨。7月1日以来,全省平均降雨仅6毫米,不足历年同期均值88毫米的10。省气象部门分析,12日至17日,副热带高压减弱东撤,中低层切变南移到江南。

  • 广州洞庭湖土菜馆 中国人的宜居之地——洞庭湖平原

    广州洞庭湖土菜馆 中国人的宜居之地——洞庭湖平原

    2018-10-13

    洞庭湖平原是以洞庭湖为中心的河湖冲积平原区,位于湖南省北部和长江中游荆江以南,地跨湘、鄂两省,北部与湖北的江汉平原相接(与江汉平原合称两湖平原),又称洞庭盆地,是长江中下游平原的组成部分,面积约1.88万平方公里。其中,洞庭湖平原的湖南省部分,面积1.52万平方公里;湖北省部分面积约0.36平方公里。

  • 描写洞庭湖的诗句 洞庭湖水域生态修复和湿地保护的建议

    描写洞庭湖的诗句 洞庭湖水域生态修复和湿地保护的建议

    2018-10-13

    东洞庭湖是洞庭湖东、西、南三个湖体中面积最大、保存最完整的聚水湖盆。近年来,受污染影响,水质下降,水体富营养化,湿地被侵蚀。水域生态修复与湿地保护存在的主要问题1、积淤围垦严重。洞庭湖北有松滋、虎渡、藕池、调弦(1958年封堵)四口吞纳长江洪水,南和西有湘江、资水、沅江、澧水注入。湖水经城陵矶排入长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