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矛羽毛球训练营 告别国字号转投训练营李矛:教球让我乐此不疲

2018-10-16 - 李矛

2010年5月,李矛(右)在汤姆斯杯比赛中,指导韩国选手朴成奂 供图(1 /1张)

在外奔波了12年之久的前中国羽毛球队男单主教练李矛,最近又换了新“码头”。日前,据马来西亚《星报》刊载消息披露:李矛已经重回马来西亚执教,担任吉隆坡一家当地羽毛球俱乐部的教练。

李矛羽毛球训练营 告别国字号转投训练营李矛:教球让我乐此不疲
李矛羽毛球训练营 告别国字号转投训练营李矛:教球让我乐此不疲

在过去的12年里,李矛先后在韩国、马来西亚和印尼之间辗转四次,但每次都是出任国字号教头。而这一次转身,他却扎进了俱乐部,这多少令人有些惊诧。莫非李矛已厌倦了国字号的环境和生活?昨天,记者在网上“巧遇”李矛,交谈中他一一解答了一些疑问。

李矛羽毛球训练营 告别国字号转投训练营李矛:教球让我乐此不疲
李矛羽毛球训练营 告别国字号转投训练营李矛:教球让我乐此不疲

李矛告诉记者:“去年下半年老父亲去世后,我一直在杭州家里休整。这期间川崎羽毛球国际训练营找到我,希望我能帮助他们的品牌在国际大赛中有一席之地。我答应了,并于去年12月17日到达他们在吉隆坡的训练营。我们之间的协议已基本谈妥,在这里不存在语言问题,生活也很适应。每年我有四十天的假期,可以分两次回国探亲。”

李矛羽毛球训练营 告别国字号转投训练营李矛:教球让我乐此不疲
李矛羽毛球训练营 告别国字号转投训练营李矛:教球让我乐此不疲

而在谈到为何做出这样的选择时,李矛表示:换种方式,尝试一下。他说:“我主要是想看看低投入是否能有高产出。不管在哪个国家或地区,国字号都是高投入。但人为的掣肘,造成低产出。川崎训练营的文化宗旨是有品质及快乐,另外给有志向但却没机会进国家队的队员一个平台。

李矛羽毛球训练营 告别国字号转投训练营李矛:教球让我乐此不疲

而在到达训练营的第一天,他们这种模式就给了我很大的触动。那天上午是力量训练,在一家健身房进行。训练结束后,教练付钱给健身房的老板。而技术训练中,教练还要掌控队员的用球量,尽量节省开支。教练除了教球外还要会算账,因为多打一个球都要花钱。而参训队员每个人都很努力,他们的想法很简单:我要学东西,在这里不存在偷懒现象。这些对我来说都很有吸引力。”

据了解,川崎羽毛球国际训练营在吉隆坡被设在了一家名为“新视觉”的当地俱乐部内,是由前马来西亚国手杨佳宾和约根德兰联手创办的。对于李矛的到来,杨佳宾也非常兴奋,他说:“能请来如此高水平的教练,对俱乐部来说太好了。他将帮助我们的尖子选手更进一步提高水平。”

自从1999年出国执教以来,韩国的孙升模、李炫一以及马来西亚的李宗伟等著名的男单选手都曾经李矛的手而成名。十二年后的今天,已经55岁的李矛表示:这些年最大的收获便是桃李满天下。他说:“这十二年经历了四届奥运会,每一届奥运会男单前四都有我的弟子,这让我很骄傲也很知足。”

2011年,李矛离开韩国转投印度尼西亚,但一年后他便因父亲病重等原因辞去了印尼男单总教练的职务回国。而在父亲病故后,有些心灰意冷的李矛留在国内休养一段时间。但四个月后,李矛还是再次出山,他坦言:教球对我来说是一种乐趣。

他说:“在外奔波是有些累,但我还没有厌倦。因为不管是在国字号还是训练营,每当你的理念变成队员的行动,并且在比赛中体现出来时,那就是一种自我价值的实现。这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乐趣和享受,你说干这种活儿会疲惫吗?”

文/本报记者 李晖

链接

李矛:1958年出生,羽毛球男子单打选手,曾入选中国羽毛球队。1992年出任中国羽毛球队男单主教练,当时国内男单好手董炯、孙俊、夏煊泽和吉新鹏等均为其弟子。1998年亚运会后离开中国国家队。

1999执教韩国男单,李炫一、孙升模、朴成奂等选手在其调教下成为世界一流选手。2005年离开韩国转赴马来西亚,在两年多的执教生涯中,帮助李宗伟跻身世界一流选手之列。2007年离开马来西亚后,李矛先后担任韩国和印尼的单打总教练。

2011年再次离开韩国赴印尼执教,不到一年便因家事和印尼羽协内部不和等问题主动辞职。伦敦奥运会前回国照顾病危老父亲,其后父亲病故李矛留在国内。去年12月中旬,再次受邀到马来西亚川崎羽毛球训练营执教。文/本报记者 李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