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职业选择 有没有人在玩魔兽世界时陷入了选择(职业)困难?

2017-05-27 - 落跑甜心

看了反杀的答案也忍不住来答一发 还是那句老话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惩戒骑,从我、 @转身反杀 、 @王大卫 可以证明骑士多话唠。 其实我一开始选的是战士,5级即止, 但我肯定是要玩近战的,而且是短发的近战,翻飞的发丝会影响我的视线 在思索了几节课的时间后,我选择了圣骑,选择之前我就知道这个职业可能面对伤害尴尬的局面 暗黑2的圣骑,war3的圣骑莫不是如此 但我还是爱他们,没办法逼格高啊!

魔兽职业选择 有没有人在玩魔兽世界时陷入了选择(职业)困难?

有信仰啊!

是领袖啊! 于是一个扎着马尾辫的人类男圣骑诞生在北郡了,为什么要扎着辫子, 我说了翻飞的发丝会影响我的视线。 正如反杀所说,玩一个职业要有代入感,没错,在选择圣骑之初我是把自己代入的 什么网上流行的骑士八大美德神马的,我看湿了一裤子,觉得自己会成为一个好领袖 然并卵,真正玩上了我才发现自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独逼,喜欢出风头而且嗜杀暴力 我从未为了基友们去奶,只是执拗的用惩戒去混副本 因为不奶,我也不怎么打团本,最后就一个人在战场里厮混 我原来以为我是喜欢乌瑟尔的,后来想了想才发现,如果霜之哀伤在我面前,我他妈的也去拔啊!

魔兽职业选择 有没有人在玩魔兽世界时陷入了选择(职业)困难?

我估计我就是那种面对力量就没节操的那类人 但我也是有自己的操守的,我不杀小号, 在战场里杀了装备差的,还会觉得有些羞耻 这些年,骑士弱过,也强过,被职业克制过,也克制过别人, 虐过法爷,也被法爷虐过,一直被术爹血虐,现在又被猎爹血虐 我总说这版本不想玩骑士了,但最后第一个满级的还是骑士 我还记得刚上大学,TBC前期,刚练到66级,号丢了,我哭丧着跟前女友表达伤心 我跟她说,没有你之前就只有我的骑士陪着我,磨磨唧唧跟她哔了一晚上 当时她还在老家复读,我那时候真是个傻逼啊!

魔兽职业选择 有没有人在玩魔兽世界时陷入了选择(职业)困难?

后来号找回来了,人物也被删掉了,难过仨月之后,又练了一个圣骑,陪我到现在 最后前女友还是分手了,不因为圣骑,也不因为我磨叽, 现实里还是难啊!还是下班回家玩游戏吧

魔兽职业选择 有没有人在玩魔兽世界时陷入了选择(职业)困难?
相关阅读
  • 竞聘演讲稿引用 如何在演讲中巧妙地运用“引用”

    竞聘演讲稿引用 如何在演讲中巧妙地运用“引用”

    2017-05-20

    古人说,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演讲者在演讲时如果能够巧妙地运用quot;引用quot;,能使演讲更显生动、形象,富有文采,展现演讲者的魅力。h21.引用古诗文。h2在演讲中引用古诗文,不仅可以使演讲显得古色古香,展现演讲者的文化底蕴,更能使演讲气势磅礴,富有感召力。2003年末,温家宝总理在哈佛大学做了题为《把目光投向中国》的演讲。

  • 猜灯谜源码 长葛市国土资源局举办“迎元宵、猜灯谜”活动

    猜灯谜源码 长葛市国土资源局举办“迎元宵、猜灯谜”活动

    2017-05-24

    映象网许昌讯(记者康世保通讯员李海霞)“猜谜活动现在开始!”在长葛市国土资源局党组书记王国晨宣布下,该局2017年“迎元宵节?猜灯谜”活动在喜庆的音乐中拉开帷幕。“我猜中了!”、“我也猜到啦!”“兑奖去喽!”活动一开始,不少人就急忙扯下红灯笼旁的谜题,带着谜底去“兑奖”。据悉,为迎接国家传统节日“元宵节”。

  • 孙一鸣作曲 大同市作曲家孙一鸣作品《胡麻花儿开》全国摘金

    孙一鸣作曲 大同市作曲家孙一鸣作品《胡麻花儿开》全国摘金

    2017-03-29

    日前,quot;放歌中华middot;筑梦北京quot;全国大型原创音乐暨合唱歌曲比赛在北京举行,由大同市作曲家孙一鸣创作的合唱作品《胡麻花儿开》摘得金奖。载誉归来的孙一鸣,在12月2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胡麻花儿开》是一首富有大同地方特色的艺术歌曲。PjD山西信息港山西省重点信息门户孙一鸣为中国音协会员、国家一级作曲。

  • 社会群体事件 社会转型期群体性突发公共事件的产生原因及对策分析

    社会群体事件 社会转型期群体性突发公共事件的产生原因及对策分析

    2017-05-27

    论文关键词:群体性突发公共事件nbsp;社会转型期nbsp;公信力nbsp;论文摘要:该问题的产生与我国转型期社会的利益冲突、社会矛盾以及政府的不当处置行为有着一定的联系。本文以近期发生的湖北省“石首事件”为例,对群体性突发公共事件的产生原因进行分析并提出解决问题的对策。近年来我国群体性突发公共事件以其爆发的高频率和造成的恶劣影响日益受到大众的关注。

  • 我的校长莫振高先生

    我的校长莫振高先生

    2015-03-17

    我的教育之旅,慢慢的走进了一个目前我一直想办法突破却有一直找不到办法突破的瓶颈。我对这个我曾经非常热爱非常迷恋非常执着的教育梦想,似乎开始有点点动摇了。其实,教育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可能是不适合我而已。我比较懒,领导不喜欢我这个类型的,即使我带的班级每次语文平均分都是同类班级前茅,甚至可以说是第一第一第一。